首頁 > 煤炭人

“義海能源典型報道”

中國煤炭網 作者:趙鵬璞 郭義偉 2019-01-10 17:30:00

大煤溝礦全景

不到青藏高原,不知道什么是高原反應;

不到木里雪山,不知道誰是木里英雄;

不到義海能源,不知道什么是“義海精神”。

—題記

黨旗飄揚在世界屋脊

——“義海精神”調查報告(上)

●本報記者 趙鵬璞


一個年產煤炭8.24萬噸、總產值605萬元、年利潤為零、年繳稅金14.4萬元、固定資產總值477.29萬元的小煤窯,在14年內,憑什么壯大成為總產值35億元、年繳稅金8.1億元、固定資產總值9.01億元的國有煤企?

一個因資源枯竭而不得不走出河南遠赴青海進行二次創業的團隊,在14年內,憑什么既成為河南企業投身西部大開發的尖兵,又創建了青海省納稅支柱企業和全國煤炭工業“雙十佳”煤礦,還先后兩次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狀?

一個傳統的煤炭開采企業,在14年內,憑什么打破所謂的行業“魔咒”,告訴大家“煤炭也可以是綠色產業”,從而在祁連山和“三江源”生態保護過程中,創造出被國家七部委稱為“以‘義海模式’為核心的‘木里經驗’”?

河南能源黨委書記、董事長馬富國一語中的:“‘義海精神’就是國企全心全意忠黨報國的精神!在黨旗引領下,拼搏有方向,管理有遵循,創業有市場,責任有擔當?!?/p>

黨旗引領,拼搏有方向

頭一回踏進一望無際、廣闊寂寥的大漠戈壁,頭一回望見巍峨莊嚴、氣勢恢宏的青藏高原,你會怎樣?

記者是歡呼了一聲的。

因為那蔚藍的天空,因為那潔白的云朵,因為那默立千年、銀裝素裹的木里雪山!

但是,陪同采訪的義煤公司黨委宣傳部部長韓云龍,卻默默遞來了氧氣袋。接下來的幾天,這藍色的袋子一天也沒有放下。

眼睛疼、太陽穴疼、后腦勺好像掉了一塊,整宿整宿睡不著覺……高原給平原來的記者上了生動的一課。反正睡不著,且聽義海能源黨委書記、董事長段新偉講講義海能源的歷史。

話要從2003年義煤公司北露天礦與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下稱海西州)綠草山礦務局握手講起。

本世紀初,中原腹地的北露天礦,因資源枯竭而在政策性破產邊緣徘徊時,青海湖畔的綠草山礦務局大煤溝露天礦,也因煤炭市場蕭條的影響2年發不出工資,等待下達破產號令。

“響應黨中央號召,投身西部大開發!”這是在當時北露天礦黨委召開的千人大會上職工和家屬的共同心聲。此刻,青海省海西州招商引資小組,輾轉通過東北一家煤企聯系河南省政府有關部門并找上門來。

一支由王宏昭、趙少普、張新國、劉所林、張占村、王智榮6名黨員組成的考察隊,立即到大煤溝考察并認識到:一方面,這里環境艱苦,自然條件惡劣,缺氧、無水、無電、無通信,甚至沒有一條路;另一方面,這里是獨資經營、煤炭易開采、賦存條件好、資源儲量豐富,而且,如果接手此處——大柴旦行政委員會境內的大煤溝煤田,青海省政府還將按招商引資政策,另外在天峻縣境內的木里煤田配給1.6億噸露天煤炭資源。

這6人組成的臨時黨支部,在去留問題上反復斟酌,經報請上級批準,最終形成了“回去走投無路,還不如留下放手一搏”的口頭決議。

這一留,就是14年。

14年里,在3500米海拔上,大煤溝礦露天年開采能力迅速攀升至30萬噸,還孕育出一個年產100萬噸的井工礦;他們又向4200米海拔的木里雪山進軍,建成設計年產能120萬噸的天峻義海露天礦,并使之成為義煤公司所屬上市公司大有能源的主力礦井。職工人數,從6人增至1509人。這似乎就是義海能源的全部發展史。

“在這背后,有一個6名黨員組成的臨時黨支部,如今發展為擁有261名黨員、11個黨支部、分設有大煤溝黨委和天峻義海黨總支的義海能源黨委?!绷x煤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謝述新說。

從臨時黨支部,到黨支部,到黨總支,再到黨委,換了七任班子,但黨組織始終發揮著戰斗堡壘作用,黨員始終發揮著先鋒模范作用?!斑@,才是義海能源的根和魂!”馬富國說。

有了根和魂,義海能源就有了永不偏離的方向。

“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氧氣吸不飽?!边@首已說不清作者、版本也略有不同的打油詩,在大家回想當年時都會掛在嘴邊,因為這是他們與特殊自然環境作斗爭時誕生的樂觀主義“代表作”。

樂觀歸樂觀,現實還要面對。需要直面的首要問題,是能不能過“三關”。

第一關,是高原反應關。大煤溝海拔3500米,木里山海拔4200米,這里的氧含量只有平原的60%至70%,行走時如同背負一袋面粉。中原人到高原,和記者一樣,那種強烈反應,他們不但早就體會過,而且體會得更深、更長。他們總結出了經驗:不要高聲說話,不要暢懷大笑;不要快步行走,不要暴飲暴食。更重要的是不能感冒,小小的感冒也容易引發肺氣腫,弄不好會要人命。海拔越高氣溫就越低,木里全年平均氣溫零下4攝氏度,最低氣溫達到零下40攝氏度,晝夜溫差之大近乎一天經歷一次四季輪回,夏季雨雪冰雹也是常事。天峻義海還叫木里礦的時候,門把手曾經是金屬制的,現在統一換成了木制的,只因天寒時有人一握門把手就粘住了,一拽扯下一層皮,連痛覺都是延遲出現的。

第二關是吃住行關。木里年降水量不小,但多數是雪,所以只能吃冰雪融水;大煤溝地處戈壁,地下水含氟量是標準值的12倍,不要說飲用,連洗澡都不行,用水得到近百公里外的大柴旦去拉。為了節約用水,每人發一個15升的塑料桶,每天限量一桶。洗臉,一盆水用好幾天;刷牙,一缸水分好幾次。因氣壓低,水不到80攝氏度就開了,眼看著面條在鍋里上下翻滾,撈出來一嘗,根本不熟。餃子就別想吃了,用高壓鍋煮,就成了一鍋粥。高原之上,蔬菜奇缺,最初到的一批人,長達1個月連一片青菜葉也沒嘗到,送藥的后續隊伍順便捎來了西紅柿、黃瓜和青菜,兩個大小伙子病號竟激動得背過身去抹眼淚。住的就更困難了。2003年6月18日大煤溝礦正式掛牌時,只有原綠草山礦務局留下的四間用作調度室和值班室的土坯房,里面是一張木板床、一個煤火爐、一部報話機。木里山上建房,地基要穿透永久凍土層建在巖石層上,一年中施工時間只有4個月。最初住帳篷,一要防刮跑,二要防狼咬,睡覺時一律穿著大皮靴腳朝外,為的是野狼偷襲時即使傷人也不害命。胸悶睡不著的問題怎么解決?如今到新安縣掛職副縣長的趙少普笑著對記者說:“你不會坐著睡?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边€有路的問題。從海西州政府所在地德令哈市接記者前往礦區的途中,義海能源黨委委員、總經理高景杰指著山谷里的公路說:“當初這里根本沒有路,越野車是碾著鵝卵石上山的?!贝竺簻系V屬于戈壁灘,雖然難走,但橫豎還能過。木里山原是無人區,唯有一條放羊路。汽車沿著放羊路,150公里走上三五天都是常事。這說的是冬天,其實最怕的是夏天,一到夏天,就成了“翻漿路”,那不是路,只能算沼澤,能順利通行的,只剩下老鄉的藏牦牛?;臒o人煙,通信斷絕,一旦陷車,能否脫困只能碰運氣。探親只能搭順風車。有一次礦長楊建莊下山辦事,碰到了3天前搭車回家探視病危父親的一名礦工。一人饑寒交加、接近虛脫,一人心疼兄弟、百感交集,一時間兩人雙手緊握,淚濕雙頰。

第三關是“寂寞關”。藍天白云、雪山水澤,來此旅游當然不錯。但要常年在這里工作,一天24小時,眼前晃的就那幾張臉。白天大眼瞪小眼,晚上涌上心頭的是寂寞。在近乎與世隔絕的狀態下,黨支部開始組織大家搞歌詠比賽、棋類競賽、文藝匯演。王宏昭至今還記得,有一年文藝匯演,一名叫曉強的職工表演詩朗誦《無盡的寂寞》。如今看來,詩本身并不怎么出色,當時臺下卻哭倒了一片。沒有通信設備,想給家里報個平安也不可能。2004年,他們花8萬元裝了一部海事衛星電話指揮生產,電話費每分鐘9.8元。過年時,礦上給每人3分鐘打給家里,可憐這寶貴的3分鐘,哪是通話呀,電話兩頭傳出的,都是哭聲、哽咽聲。再后來終于有了電視,可大家想看又不敢看,怕那些溫馨的畫面,勾起牽腸掛肚的故鄉記憶。春節值班的人,守著電視機卻不敢看春晚,有人甚至感慨:“就是來個賊,也好呀!”

越是艱苦的環境,越需要黨旗引領;越是艱苦的環境,越能夠砥礪意志;越是艱苦的環境,越可以凝聚人心。

黨員帶頭,北露天礦的原有設備運到了這里;黨員帶頭,開工當年的年底通上了電,結束了柴油機發電的歷史;黨員帶頭,打了水源井,結束了吃水到大柴旦去拉的歷史。

不過很難分清誰是黨員,誰是群眾。大家同吃同住同勞動,一樣的衣著,一樣的滿身塵土,一樣的兩頰高原紅。連吃飯都一樣。一個高壓鍋一次只能煮兩三個人的飯,大家一起排隊。等待開飯的時間是最愉快的時光,因為這是人最多的時候,忙里偷閑,終于可以說說話了。

付出總是能看得見的。打第一口水源井時沖在前面的,是黨員;為礦區通電跑在前面的,是黨員;春節放假留山值守的,是黨員……還有,先是把長凳架木板的“床”讓出來去打地鋪,后是把地鋪讓出來去住帳篷,住帳篷時頭朝里腳朝外、和衣守在帳篷口的,一定是黨員。

河南能源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劉銀志說,黨旗飄揚,青藏高原上開出了義海能源之花。14年來,它萌芽、成長、成熟,共實現產值200億元,上繳稅費100億元,躍居青海省企業50強第11位。據有關權威機構評估,目前義海能源這個品牌,價值超過12億元。

黨旗引領,管理有遵循

雪山練功,怕的是心寒膽也寒;勁旅遠征,怕的是形散神也散。義海能源為什么形聚神也聚?義海能源人為什么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進取、特別能奉獻?

因為有黨旗引領,在這里,黨組織的領導地位和政治核心作用從未削弱,各級黨組織發揮出了創造力、凝聚力、戰斗力和號召力,使得決策有保障,管理有遵循。

他們提出“一個支部就是一座堡壘,一名黨員就是一面旗幟”,人員再少也要配齊黨支部書記,條件再苦也要堅持黨的學習。黨員干部是黨的細胞,若干個生產班組的黨員組成黨小組,區隊一級有黨支部,往上一級,大煤溝礦有黨委、天峻義海有黨總支。保證工作開展到哪里,黨的組織就設到哪里,黨的建設工作就延伸到哪里。

而在義海能源層面,董事會和經理層要在黨委領導下開展工作。黨委會是義海能源的最高決定機構,董事會是最高決策機構,經理層負責執行。黨委成員既有專任黨內職務者,又有與董事會和經理層交叉任職者,確保黨委會對董事會和經理層既高度支持又充分監督。任何一個人,不管擔任什么職務,都要從下到上依次服從于經理層、董事會、黨委的領導。落實黨委的主體責任和紀委的監督責任,加強對工會、共青團和婦聯的組織領導,緊緊把握“三重一大”關鍵,建立“三重一大”的工作體系和運行制度,保障每一項重大決策陽光透明。黨群部門是黨委的辦事機構,按照黨要管黨的要求,明確黨群工作部的政治領導地位,黨群部門的工作人員與相應層次的經營管理人員同考核、同待遇、同獎罰。而義海能源黨委,則逐級向義煤公司黨委、河南能源黨委匯報,保證貫徹中央和河南省委、青海省委的精神不動搖。

從2003年那個臨時黨支部會議開始,黨組織一直發揮政治核心作用。2008年初夏,維系大煤溝煤礦生產、生活的22公里供水管路被洪水沖開后又上凍,30多名黨員干部在黨總支領導下舍命搶修;同年11月海西州發生6.3級地震,距離震中10公里的大煤溝地動山搖,38名共產黨員與82名入黨積極分子從各個崗位向這里集結……

由于黨委會總攬全局、協調各方,堅持黨的建設與改革創新同步謀劃,各項管理制度、業務工作都能無縫對接。

以安全管理為例。義海能源黨委牽頭,嚴格落實“三個不動搖”思想,即堅持“安全第一”不動搖、堅守“安全紅線”不動搖、堅定安全“零”理念不動搖。義海能源人拿出義煤公司的看家本領,決心在海西建設最先進的煤礦。他們把“多上設備少上人”“自動化減人,機械化換人”和綜采放頂煤技術、支護技術以及集控技術、坑透技術、槽波技術等先進技術,移植嫁接到青海省,把大煤溝礦建成青海省安全生產標桿礦井和青海省唯一一家連續多年保持國家一級安全生產標準化的礦井,填補了青海省安全生產一項空白,引領了青海省煤炭事業發展步伐;把天峻義海露天礦建成了青海省一級安全生產標準化露天礦,為木里礦區資源開發提供了可供借鑒的寶貴經驗。青海的煤炭行業,一下跨越到了現代化機械開采的大工業文明時代。成立14年來,義海能源未發生過一起死亡事故。2012年和2017年,義海能源和大煤溝礦先后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狀。

義煤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吳同性對義海能源的契約化管理也很滿意。契約化管理就是依據《合同法》及相關法律法規,對企業內部單位之間的經營往來行為采用書面契約的形式固定下來,以明確雙方的權利義務,便于規范管理和監督,從而建立起具有剛性約束力和較強激勵作用的經營管理方式。根據上級總體要求,義海能源下達了煤炭產量、利潤、現金流三大關鍵指標考核任務;同時監控完全成本、礦井三量、商品煤售價三大指標。契約化管理按月考核,全年統算。班子成員作為契約化管理團隊繳納風險抵押金,月度考核發放基本生活費,全年統算用于兌現風險抵押金及特殊貢獻獎勵。完成后獎勵特殊貢獻獎勵30%,完不成的扣除風險抵押金,每月只發生活費。一般干部職工無需繳納風險抵押金,超額完成年度利潤目標后獎勵特殊貢獻獎勵70%。

契約化管理激發了內部創造力。2015年底,事關大煤溝井工礦行車安全的架空人車裝置批下來了,廠家安裝費用高。大煤溝礦黨委對自己的技術力量和井下狀況了如指掌,知道完全有能力自主安裝。他們利用春節放假期間,組織綜采隊、通修隊、機電系統和安監系統部分職工同心協力,依照安裝技術要求和安全措施,擴巷、垛底,準備材料、加工零部件、研究圖紙、安裝調試,礦領導和職工在礦區過了一個“猴車安裝年”。后來,財務人員算了一筆賬,僅巷道擴修和猴車安裝這兩項,就節約安裝費340萬元。

就這樣,他們明確責任目標。把煤炭產量、銷量、銷售收入、完全成本、利潤等全年目標任務分解,對非煤單位義德公司、義海大酒店的營業收入、利潤指標也做了相應任務分解。同時將差旅費、招待費、辦公費等可控費用的全年計劃下達到各部室,部室負責人為費用控制包保責任人,并與工資掛鉤,逐月獎罰兌現。

就這樣,他們加強生產成本管控。公開招標選擇剝巖隊伍,合理降低剝巖單價。通過招標,大煤溝礦剝巖單價由每立方米11.6元降至每立方米10.05元,年剝巖費用可節約589萬元;天峻義海剝巖單價由每立方米18.5元降至每立方米17.7元,年剝巖費用可節約960萬元。

就這樣,他們改革支護方式。大煤溝礦F111030下層煤掘進工作面,巷道原為錨網加36U型鋼復合支護,改革后為錨網索復合支護,巷道斷面15.3平方米,每米巷道成本下降6000元。

就這樣,他們開展修舊利費。天峻義海黨總支組織職工自己動手維修礦區柏油路,節約成本15萬元。大煤溝礦動手安裝風選廠,節約安裝費及材料費320萬元。他們種植的大棚蔬菜已上了職工餐桌,機關后勤中心自行組織,優化供熱系統、清洗鍋爐、改造煙囪、更換管道、焊接高壓儲水罐等,節約近6萬元。即使是大家普遍認為“專門花錢”的安全生產部,也將原有視頻會議系統進行了技術改造,每年節省線路租賃費用約20萬元……

就這樣,2016年,義海能源成為河南能源選擇樹立的“工匠精神”唯一標桿。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免费波克单机麻将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贵州茅台 体彩浙江20选5杀号 江苏11选5开奖爱彩乐 18体验金娱乐城百家乐 好当家历史最低和最高 湖北快三今日未出号 小龙人六肖中特 彩票争霸app下载安装 贵州十一选五哪里可以玩 北京11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