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網首頁登陸投稿

首頁作者中國煤炭報社網絡中心出品

莫讓“二傳手”在煤企混然成風

2018-10-15 10:04:54 杜延龍
關于“二傳手”,以前沒怎么注意,但今年以來常在網上被大家熱議。本是排球運動中的一個重要的角色,無奈背上了被眾人唾罵的黑鍋。那么,這樣的現象,在煤炭企業有嗎?答案是肯定的。

“我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碰上這樣一位領導”前一陣子,同學聚會時,一位同在煤礦上班的好友這樣抱怨自己的領導。“什么情況啊?怎么覺著比竇娥還冤,有什么不高興的事說出來,讓大家高興高興”好友無奈笑笑,將自己與部門領導的“恩怨情仇”娓娓道來。

故事情節沒有多么婉轉曲折,說出來甚至還有些俗套,大抵就是一個“二傳手”干部的“光榮事跡”。上邊安排工作了,布置一下,沒有重點強調,也沒有工作方法;決策失誤出現問題了,推脫一下,那都是底下人自作主張干的;做出優異成績了,炫耀一下,屁顛屁顛跑到上級那里領功去了。

關于“二傳手”,以前沒怎么注意,但今年以來常在網上被大家熱議。本是排球運動中的一個重要的角色,無奈背上了被眾人唾罵的黑鍋。那么,這樣的現象,在煤炭企業有嗎?答案是肯定的。

有個關系特別要好的朋友曾在煤礦基層區隊工作,正兒八經的中國礦大畢業,專業對口,腿腳勤快,工作能力強,人也隨和,一塊和他干活的人對他評價都是極好的。每次提拔人時,他都巴巴的等著看有沒有自己,但結果總讓他失望。找部門領導談心時,領導總說,給上面推薦了,但是沒效果。朋友心灰意冷下,辭職去了其他地方工作。直到后來,朋友從其他渠道才了解到,一切的原因都是部門領導。說是學歷也高,能力也強,太優秀了,怕搶了自己風頭,在上邊從沒推薦過自己,自己做出的一些功勞也都被領導攬了去,有那么點“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感覺。

煤炭效益好的時候,確實是有一些高校大學生為了高薪走進了煤炭行業,但也不乏一些有志青年想要乘著煤礦現代化建設的東風做出一番成績、干出一番事業。但剛步入煤企,不可能立刻就委以重任的,安排給他們的領導,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因循守舊、故步自封的“老煤礦”。相比一些高學歷的大學生,這些“老煤礦”面對新設備、新技術可能會有接受能力較差的情況。身在領導崗位多年,他們不甘于被別人超越,但對新生代的快速成長又無可奈何,只能不斷打壓,對他們做出來的成績,冒領功勞,給企業的發展、高素質人才的培養造成了巨大的阻礙。

諸如此等情況,煤礦企業在健全人才培養機制的同時,更多的要嚴格人才考核人員、人才推薦人員的遴選。要更多的關注優秀大學畢業生,以及其他優秀技術人員的思想和工作,多深入基層看表現,多貼近底層職工聽聲音,將最中肯的評價、最真實的能力反映上來,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二手手”橫行。

前些日子,又聽人講到這樣一個情況。他們公司領導給某個部門安排工作了,說是要加快某個項目的審批進度,再關注一下某個工作面的致災因素。到了部門領導那里,在區隊會議上,就是個直接轉達,誰誰誰,趕緊把那個審批手續的工作抓緊,誰誰誰,把那個工作面的風險防控管好。具體項目審批中存在的困難他也知道,但就是不提,怎么解決風險防控方面的問題,他只字不提。問及他時,他便說道,我都給你們講了,你們自己的腦子在哪里,很是無奈。

當然,聽人說,這樣的情況后來被反映到上邊領導那么,上面領導的力度也很大,直接是降級處置,述說當事人說自己很是解氣。可我給他的說法是,這沒什么解氣不解氣的,這樣的處分是理所當然的,也是必然會出現的。在國家正在強調領導干部擔當精神的時候,在行業內正在整治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的時候,這也的結果也將是必然的。

仔細分析這個“二傳手”干部的所作所為,無非有兩種情況。一種確實是不懂不知道,在當下一些煤礦,確實也存在因為一些人干了蠻長時間,領導象征象征性的給一些待遇。;另一種是不愿擔責,遇事推諉打太極,以文件落實文件,以會議落實會議,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被體現的淋漓盡致。這樣的人走上領導崗位,或者是主管一個部門,不僅會致使部門工作推進不力,更能帶動一大批人員向他們“看齊”,影響整個團隊的風氣,以至于帶來更大的危害。

關于這樣的情況,首先要從干部任用的源頭上把好關,要嚴格杜絕以前大家潛意識里的“熬都熬出個干部的想法”,不唯關系、不唯資歷,要重點將干部任用的焦點放到實績上,以實績論英雄,以實績聘干部。另一方面要持續健全完善對干部的管理考核,牢牢把握“忠誠、干凈、擔當”三個關鍵詞,豐富考核方式,擴展考核范圍,真正做到讓“干部隨考核成長,考核伴干部一生”。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當好領導干部需要的“五個過硬”。各煤炭企業針對管理人員的考核也不僅僅局限在工作能力和業績的范圍內了,對照《公務員法》中德、能、勤、績、廉的標準,在煤炭行業內廣泛使用,360度的考核法引入到煤企管理干部的考核機制之中,使考核結果更客觀、更全面。我們理當相信,隨著國家對管理干部要求的不斷提高,隨著煤炭行業不斷發展,煤企“二傳手”干部終將被懲治處理,“二傳手”干部的“二傳功”也終將退出煤企舞臺,消弭于歷史塵埃之中。


責任編輯:張小燕

掃一掃關注中國煤炭網
每天獲取更多精彩文章
免费波克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