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網首頁登陸投稿

首頁作者中國煤炭報社網絡中心出品

莫讓開會為工作效率低下背鍋買單

2019-05-06 11:00:33 杜延龍
一段時間以來,聽部分基層管理干部說,整天開會開會,時間全都被會議占了,哪有時間、哪有精力干工作,就該把這些個會議統統去掉,這樣才能沉下心思好好去干工作。甚至還有人將工作干不好的原因統統歸罪于開會,并堅定的相信,只要沒有了會議,工作效率就一定能提上去。真的是這樣嗎?大錯特錯!

前幾日,看到一篇題為《開會不是形式主義,文山會海才是》的文章,感觸良多。文章深刻剖析了在國家“基層減負年”的號召下,部分地區為實現“無會月”、“無會周”目標而“一刀切”的取消所有會議的錯誤做法,為合理推進基層減負工作提供了借鑒。

會議是否真的要被取消?

一段時間以來,聽部分基層管理干部說,整天開會開會,時間全都被會議占了,哪有時間、哪有精力干工作,就該把這些個會議統統去掉,這樣才能沉下心思好好去干工作。甚至還有人將工作干不好的原因統統歸罪于開會,并堅定的相信,只要沒有了會議,工作效率就一定能提上去。真的是這樣嗎?大錯特錯!

對于開不開會的老問題,毛澤東同志早就指出“有了問題就開會,擺到桌面上來討論,規定它幾條,問題就解決了”。作為商議決策、部署工作的重要平臺,開會本身是沒有罪的。有些問題,不經過會議討論決定,是很難解決,甚至是無法解決的。有些決策,不經過會議傳達,大家會覺得這個事情不重要,對決策的執行便會大大縮水。有些問題,沒有會議來統一思想、凝聚共識,問題整改常常事倍功半,甚至拖延懈怠,以至于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

2017年10月份,中共中央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政治局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的實施細則》,基層各地隨后也結合實際相繼下發了落實八項規定的實施細則。細則中對開會的問題都有涉及,但從上到下,從來沒有一條說是要取消會議。所以,關于開會的問題,我們理應有這樣一個共識,“基層減負年”從來不意味著取消會議。而且,作為統一思想、解決問題,商討決策、部署工作的主要方式,會議本身就是為了保證行動正確、方向不偏,提高工作效率的,所謂的“沒有會議,工作效率就一定能提上去”的言論無異于信口開河、癡人說夢,該開的會議要開,而且必須要及時開!

基層開會的痛點在哪里?

在與基層同志對話時,能夠發現大部分人對會議本身的必要性還是持肯定觀點的。但是也反映了開會的一些痛點問題。主要有“三多”,會議多,重復內容多,思想教育類會議多等問題。這些問題使得一些管理干部從內心深處對開會的抵觸,帶著這樣的心理開會,那效果自然不會太好。

針對會議“三多”,我們可以理性的作以下分析。首先明確一點,沒有人喜歡開會,開會的目的都是想解決問題。且不論最終效果如何,單從這個目的來講,每一次會議我們都應正確對待。再說會議“三多”。但凡有問題就有開會的必要,試問我們哪一次會議不是為了解決問題,會議多反而說明問題多,以此作為不開會的理由,無疑在打自己的臉。有人說會議重復內容多,可有些事項本就需要常常念叨。譬如安全,即便是多次強調,仍有人不能認真執行安全制度、指令,一邊堂而皇之的埋怨重復內容多,一邊肆無忌憚的觸碰安全底線,實在可笑。最后就是思想教育類會議,這類會議最難開,大家的抵觸也最強烈。沒有貼近生產實際的具體工作安排,很容易讓大家陷入這樣的誤區“道理誰不懂啊,還用你來講”。可就是這樣的會議卻最重要,思想是行動的先導,思想問題問題解決了,落實執行到位,解決問題到位,也自然不會出現會議多,會議重復內容多的情況發生。

如何非要給開會安一個罪名,那就是會議的質量的問題。簡而言之,就是讓參會人員有效接收到開會的目的、深刻領會會議提出的措施、辦法。可退一萬步講,無論怎樣的會議,只要注意聆聽、認真領會,或多或少都會有一定的收獲。所以,聆聽者的態度其實是會議有效性的主觀因素,相應的開會藝術,領導者組織講話的水平反倒是客觀因素。

如何提升會議質量和效率?

關于怎樣開好會議,官方的解答有4個核心元素。準備充分、設立主題、進度把控、結果檢驗。進度把控和結果檢驗,一般都是會后的工作。會議的主題,我們基本每次也都能明確提出,這些今天暫且不提,我們僅談談會議的準備。

參加陜煤蒲白建莊礦業公司各類會議的同志,會有這樣一個新發現。許多會議開始實行脫稿發言,這對改進會議質量有著很大的影響。以往匯報工作,大部分人都是按準備好的材料照本宣科。匯報結束后能記得住多少,匯報材料是否是自己寫的,參會人員是否只是一個開會的“傀儡”,無人知曉。脫稿匯報方式,顯然需要匯報人提前深思熟慮、提前做好準備,并對主管業務詳細掌握。如此的匯報也推翻了我們前面的種種假想。這樣的開會方式,理應得到推廣和堅持。

還有一個細節是主要領導的講話。以前,開會生產例會、安全例會期間,在聽取基層匯報時,若是主要領導突然在筆記本上記一些東西時,那八九不離十是要講話。但是,現在不一定了,看見他們記了一些東西,本以為他們要講話,他們卻時常會說“沒有”二字。在要講話時,也常會說“會議已經進行了多少多少時間了,咱們還有一些時間,我再耽擱大家兩分鐘”。記了一些東西,但沒有講話,在我的理解是,他們需要針對基層匯報反映出的問題,進行一個分析提煉,為下次講話做準備,而并不是立刻將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說出來。講話前說會議已經進行了多長時間了,再耽誤大家兩分鐘,雖然這兩分鐘時常超時,但從另一個方面也反映出領導已經十分注意對會議時長的把控,和對長會效果的考慮了。

當然,還有該公司已經形成的特別事項大會后單獨開小會的做法,專題會議上必須說專題的要求等等。從這些方面看,領導們已經開始注意在會議的方式方法上,力求開會的有效性、高效性了。然而,還有部分管理干部開會的時候,發著呆、打著瞌睡,沒有涉及到自己的具體工作閉眼塞耳,置之不理。會議結束后,在辦公室刷著抖音、打著游戲,美其名曰緩解壓力。打著“基層減負年”的旗號消極抵觸各類會議。中央要求“層層大幅度精簡會議”,根本目的是讓各級部門從無效忙碌中解脫出來,減輕無謂負擔、提高工作效率。“減”是“基層減負年”的應有之義,但“減”的對象從來都是那些無用的會議,對于那些務實、必要者,非但不能“減”,還必須搞得更好。

時值煤炭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時期,我們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去做,討論決策、安排部署、思想教育的會議肯定要有。“無會周”、“無會月”的天方夜譚想都別想,要想減少會議、減少重復內容的會議、減少思想教育會,最有效的辦法,反倒是專注精神開好每一次會,深刻領會會議要點,并將每一次會議的精神實實在在的落實到具體工作中。最后,惟愿每一名干部職工,在自我感覺工作效率低下時,首先從自身查找問題,而不要再讓開會為工作效率低下背鍋買單。


責任編輯:張小燕

掃一掃關注中國煤炭網
每天獲取更多精彩文章
免费波克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