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要聞

煤炭經濟須解決好三大政策新問題

中國煤炭網 作者:吳璘 2019-12-17 21:40:56


要解決好提高產業集中度過程中、綠色發展要求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背景下出現的政策新問題

2020年,在宏觀經濟穩中亦有下行壓力、外部環境較難改善的背景下,能源產業仍將面臨一定調整壓力和發展難題。能源經濟工作需要切實把思想行動統一到黨中央的分析判斷和決策部署上來,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上下功夫。要利用編制“十四五”能源發展規劃的契機,謀劃好能源發展的重大問題。重點在能源結構調整、布局優化上夯實基礎,在能源安全供應、協調發展上提升水平,在能源國際治理、風險防范上加大力度,在體制機制改革、市場化上開拓創新。

煤炭產業經濟自2016年觸底回升、2017年恢復到較景氣狀態以來,已實現連續三年的平穩運行態勢。2020年,受宏觀經濟影響,煤炭重點下游產業將難有較大起色,且在產業經濟周期可能面臨向下拐點和產業平均利潤率機制作用下,煤炭產業經濟保持較高景氣的難度將有所增加,一些微利煤企或將步入虧損陣列,優勢煤企需通過進一步提升高質量發展水平來保持效益的穩定性。身處“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歷史交匯期,以及“十四五”規劃編制關鍵之年,煤炭產業應在黨中央的分析判斷和決策部署的指引下,堅定發展信心,科學編制發展規劃,重點協調好“四大關系”,突出解決好“三個新問題”。

堅定產業發展信心,保持發展定力。應堅信,煤炭在較長一個時期內仍將保持基礎能源地位的現實條件沒有改變,可清潔開發利用和低碳轉化的本質屬性沒有改變,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煤炭產業應保持發展定力,既要順應能源結構調整趨勢,又不應在清潔、低碳的“呼聲”中過分擔憂、如臨大敵,而是要“集中力量辦好自己的事”。

科學編制發展規劃,推動高質量發展。煤炭產業要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科學編制“十四五”發展規劃。首先,要摸清家底,包括資源、產能、建設規模與開發時序等基礎數據,做到未來供給規模可預測、供需矛盾能預警,扭轉過去“底數不清、政策不準”的被動局面。其次,要把握好化石能源與非化石能源的協調發展關系,準確定位煤炭地位。再其次,要在規劃中特別注重煤、電在量和空間上的匹配性,為產業總體規模與空間布局明確規劃目標。最后,要平衡好先進產能建設與落后產能退出的關系,防止產能過快增長。

重點協調好“四大關系”。一是要協調好逆周期調節與順勢而為的關系。煤炭產業仍處較高景氣周期內,容易“順勢而為”加大投資力度,有必要按照產業周期性特征和逆周期調節要求,嚴控投資規模,除必要的資源接續外,需適度放緩建設步伐。同時,應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穩杠桿”和逆周期調節要求下,推動頭部低負債率企業穩杠桿、中間高負債率企業降杠桿、微利或虧損企業杠桿率先穩后降。特別對于難有發展空間的煤炭企業,不應在產業景氣期“休養生息”,而是應借機進行大刀闊斧的轉型。二是要協調好資源儲備與有序開發的關系。煤炭企業應樹立有序開發理念,改變目前不少企業一邊高強度開發、一邊四處尋找接續資源的局面。三是要協調好結構調整與區域能源保障的關系。針對一些地區因落后產能退出帶來的煤炭供應緊張問題,要從供、儲、運等多方面綜合施策。四是要協調好煤炭價格市場化與政府調控的關系。

突出解決好“三個新問題”。政策因素同樣不能忽視,特別是新形勢下產生的政策新問題。一是要解決好提高產業集中度過程中出現的政策新問題。一段時間以來,政府通過行政手段在提高煤、電產業集中度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也存在一些諸如打破原有市場關系、破壞市場活力或增加市場阻礙的問題,需要研究解決。二是要解決好綠色發展要求下出現的政策新問題。主要是生態保護、土地利用、煤炭開發、能源安全、民生問題之間存在難以協調的關系,需要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樹立全面、整體的觀念,遵循經濟社會發展規律,重大政策出臺和調整要進行綜合影響評估”要求,對一些“脫離實際”的政策進行完善。三是要解決好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背景下出現的政策新問題。一些地方政府不僅習慣于在經濟形勢好的階段將煤企豐厚的盈利視作“唐僧肉”,更容易在經濟下行和財政吃緊的情況下,通過一些過時政策或不合理要求在資源價款、稅收等方面向煤企“要錢”,造成煤企生存壓力大增,破壞了微觀主體的活力。地方政府應處理好當下財政和長遠稅源的關系,對過時政策及時糾偏,為煤炭產業高質量發展提供良好的政策環境。

(作者系國家能源技術經濟研究院博士后)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免费波克单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