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特別策劃 > 2019年全國兩會 > 兩會日記

代表委員談新形勢下如何應對煤礦安全生產新挑戰

中國煤炭報 作者:記者陶冉 2019-03-13 09:08:39

新形勢下如何應對煤礦安全生產新挑戰

——代表委員談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

◢在煤礦安全生產方面,人的問題是最主要的問題,從總經理到礦長再到普通工人,都需要樹立安全發展理念

◢上馬再多的自動化、智能化設備,不能代替煤礦生產的區域治理措施。如果沒有科學規劃,即便上了設備,但盲目開采,照樣出事

◢礦井還是要堅持走集約化、高效化生產的路子,實現減人、減頭、減面

◢在新形勢下,煤礦出事故已不是必然,出事故歸根結底還是安全和生產的矛盾沒有處理好

◢要加強和科研院校合作,除了既有技術在煤炭企業的快速落地與應用,在前沿技術方面,煤炭行業的科研人員仍在不斷探索突破

◢建議將智能化礦山建設列入國家能源發展戰略,研究制定相關產業政策,加大資金和財稅支持力度,可參照安全生產基金做法,激勵企業技術改造

煤炭企業實現高質量發展,離不開“安全”二字。目前,我國煤礦安全呈現新形勢,機械化、自動化水平提高,采煤工作面逐步實現無人化、少人化。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有一級標準化煤礦444處、二級1533處、三級1043處,全國47處單班下井超過千人礦井已全部降至千人以下,733處煤礦完成安全監控系統升級改造,建成145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面。

在此背景下,煤礦安全生產事故大幅減少。2018年,全國煤礦共發生事故224起、死亡333人,同比分別下降0.9%和13.1%;煤礦百萬噸死亡率0.093,同比下降12.3%,首次降至0.1以下。

新形勢下,煤礦安全面臨哪些新問題、需要如何應對新挑戰,成為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密切關注的問題。

人的問題是最主要問題

“按照目前的技術手段,我們煤礦面臨的災害基本上都能得到控制。”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學校長袁亮說,“在煤礦安全生產方面,人的問題是最主要的問題,從總經理到礦長再到普通工人,都需要樹立安全發展理念。”

袁亮表示,如何科學制定生產任務,嚴格把整個安全生產各項措施真正落到生產現場,是保障煤礦安全生產的關鍵因素。尤其是對煤與瓦斯突出礦井、沖擊地壓礦井等,絕不能夠防范措施不到位,仍然還去生產。

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神火集團董事長李煒同樣表示,在新形勢下,零打碎敲的事故少了,但還是要防治系統性重大事故。

“上馬再多的自動化、智能化設備,不能代替煤礦生產的區域治理措施。”李煒說,“比如明年要采某個工作面,今年就得開始做規劃,做布局。打巷、抽采,采取科學的措施把工作面全部解放了,設備才能進去。”

李煒表示,如果沒有科學規劃,即便上了設備,但盲目開采,照樣出事。“如今采煤機械化程度提高,井下都是‘鋼鐵長城’,頂板安全基本不存在問題。但對于煤與瓦斯突出、水害等問題,必須保持警惕,提前預測、提前防治。”李煒說。

此外,李煒表示,從宏觀層面來看,礦井還是要堅持走集約化、高效化生產的路子,實現減人、減頭、減面。“一個礦管理1個工作面,相對比較容易,要是管理5個工作面,同時調動,精力不足,出問題的幾率就比較大。”李煒說。

提高煤礦安全生產水平,如何在“人”上做文章?回顧近年來河南神火集團在安全生產方面所做的工作,李煒向《中國煤炭報》記者分享了四點經驗。

一是對國家關于安全生產的相關法律法規制度措施,要不折不扣地落實。二是要落實安全生產責任制,從高層管理者到普通員工,安全責任必須明確,實現上下聯動。三是加大礦井“四化”建設力度,這是保障安全生產的基礎。四是加強安全職業技能培訓,提高從業人員的技術素質、安全素質。

“說到底,安全生產還是要走集約化、智能化、自動化、信息化的路子,比如推廣井下機器人的使用等。”李煒說。

認清安全本身就是效益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礦業大學(北京)副校長姜耀東表示,2018年全國煤礦安全生產責任體系不斷健全,全國煤礦安全生產形勢明顯好轉。

“在新形勢下,煤礦出事故已不是必然。”袁亮說,“出事故歸根結底還是安全和生產的矛盾沒有處理好,當前和長遠的關系沒有處理好,時間和空間的關系沒有處理好。”

全國人大代表、冀中能源集團董事長楊國占表示,安全和生產的關系不是對立關系,而是相輔相成的關系。

“反映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的首要內容是安全。”楊國占說,“安全本身就是效率和效益,安全是命根子、是錢袋子。如果發生了煤礦安全事故,不僅給正常生產帶來影響,而且威脅礦工生命安全,得不償失。”

據介紹,2016年冀中能源集團百萬噸死亡率為0.037,2017年和2018年實現了“零工亡”。

成績是如何取得的?楊國占指出,2016年底,冀中能源集團提出了“8341+安全管控體系”,并于2017年全面推行。“8341+安全管控體系”即以安全素質高于一切、安全法規大于一切、安全管理嚴于一切、安全責任重于一切等“八個一切”安全理念為引領,以一體化安全防控體系、常態化安全管控體系、精細化安全考核體系三個安全體系為核心,以“四個專項舉措”為重點,以一個綜合決策庫全面治理為支撐,在思想、行為和工作機制、管控措施上實現了步調一致。

據悉,“8341+安全管控體系”已得到中國職業安全健康協會認可,并計劃向全國推廣。

以科技促進煤礦安全生產

新形勢下,煤礦安全治理水平提高,治理技術和方式逐步成熟。李煒表示,對于煤炭企業而言,就是要加強和科研院校合作,切實利用現有技術,從技術層面提升災害治理水平。

據悉,河南神火集團聘用中煤科工集團重慶研究院專家作為技術顧問,結合各礦實際情況,提出符合各礦特點的瓦斯與突出防治方法。除針對性的災害治理外,該集團還加強產學研合作,近年來與中國礦業大學等院校簽訂協議,建立博士后流動站點,探索災害治理的有效辦法。

山東能源集團同樣成立了科研平臺以加強災害防治。山東省是全國煤礦沖擊地壓災害最嚴重的省份。截至2018年底,山東省累計發生破壞性沖擊地壓事件多達3170起。

據全國人大代表、山東能源集團黨委常委滿慎剛介紹,2018年12月,山東能源集團沖擊地壓災害防治研究中心正式成立。該中心聘請中國科學院院士宋振騏、中國工程院院士康紅普為顧問,由國內沖擊地壓防治領域11位專家組成。“煤礦安全事故是可防可控的,我們應該有這個信心。”滿慎剛說。

除了既有技術在煤炭企業的快速落地與應用,在前沿技術方面,煤炭行業的科研人員仍在不斷探索突破。

全國人大代表、合肥工大高科信息技術公司董事長魏臻表示,近年來我國在瓦斯突出、透水等災害治理上成效明顯,但徹底解決安全問題,還是要通過加強智能化建設減少井下作業人員。

“這是提質增效、保證安全生產的重要舉措。”魏臻說,“建議將智能化礦山建設列入國家能源發展戰略,由國家有關部門牽頭,強化規劃部署,建立協同推進機制,研究制定相關產業政策,加大資金和財稅支持力度,可參照安全生產基金做法,激勵企業技術改造。”

袁亮提出,未來,煤炭不僅要實現自動化、智能化開采,還要緊跟能源革命步伐,實現精準開采,用前沿技術推動形成一整套超前預警、精準識別的開采方式。“最終目的是要把礦工從井下解放出來,讓煤炭產業成為真正安全的產業。”袁亮說。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免费波克单机麻将